北京鸿豪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官网域名
http://gddfsd.eb.cn
好产品,一看就知道
品质源于对每个细节的关注
再度易主的奥凯航空命运将如何走向?
发布日期:2019-01-25 19:26:51    来源:未知    作者:品橙旅游    浏览量:38

【品橙旅游】据有关消息,奥凯航空正在进行股权转让,接手方很可能会是总部位于郑州的一家有国资背景的航空投资企业。

其实,早在11月初就能看出端倪。奥凯航空公司发起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其中资金用途中写明:向奥凯航空发放贷款,用于补充奥凯航空的流动资金。并将通过奥凯航空的经营性收入,控股股东的资金调配,以及处置华田投资的股权等措施来进行还款。

因此,可以了解到奥凯航空的流动资金出现问题,而华田投资的股权发生变动是早在计划当中。

奥凯起起伏伏十多年

作为中国首家民航业最早一批向民资开放的航空公司,它的成长之路一直充满波折。尤其与同步发展起来的春秋、吉祥等民营航空相比,其发展一直都不尽如人意。被大田集团收购8年之后,再一次面临被出售的命运。

2006年,奥航首飞的第一年,均瑶集团通过收购北京奥凯交能投资有限公司71.43%的股份,成为奥凯航空的第一大股东。之后,因股东与管理层爆发矛盾一度引发奥凯停航。继而均瑶集团又将股份转让给大田集团。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由大田集团充当着第一大股东的角色。

“大田集团收购奥凯,是确实想在航空业有所作为,所以在并购之后公司还是进入了一段较为平稳的发展期,但同时运营支线和干线业务在某些环境下是一个合理的商业模式,但在这个时期的中国航空市场显然不是这样。”一位接近奥凯的人士表示,“过去到目前相当长一个时期里,因为基础设施结构的缺陷,以及特殊的市场环境因素,决定了支线业务无法赚到钱,对于像奥凯这种规模较小的民营航空公司而言,同时运营两种机型的机队成本也是个大问题,再加上这个行业经过后续的政策变化陆续成立了大批新公司,竞争开始变得极为激烈,奥凯在区位和规模等很多方面都没有优势,因此竞争中开始逐渐掉队。”

另外,原本投入大量资源发展航空业的大田集团在这几年的业务多元化发展过程中也出现问题,导致投向奥凯的资源开始减少,并且开始考虑将奥凯脱手的问题。

民航“老炮儿”能否扭转局面?

2017年8月,李宗凌成为奥凯的新总裁,从国企转战到民营企业。上任一年多的时间里,也为奥凯航空带来不少改变。

李宗凌曾公开表示,作为第一家民营航空,天津、长沙和西安三个基地可称之为“奥凯的市场小三角”,此外还要打造以哈尔滨、乌鲁木齐以及南宁为运营基地的蓝天大三角。大三角的枢纽、中心是未来打造的京津复合枢纽,通过这个枢纽,把大三角和小三角连在一起。将初步形成奥凯的整个市场布局。未来通过对公司规模的提升,飞机的增加及宽体机的引进,让航线飞的更远、更长,让奥凯航空成为一个比较成本精品优势的航空公司。

奥凯航空在南宁机场设立过夜基地,驻场飞机增加到3架,并开通了南宁=富国岛、南宁=卡利博两条国际直飞往返航线;天津滨海国际机场引进天津首架波音737MAX 8飞机;重启长沙直飞长滩的定期航班等一系列的动作。

努力可见,但大势不可逆。

中原国际或成“接盘侠”

相关人士透露,目前,意向收购奥凯航空控股权的多家企业中,中原国际和成都的几家企业(包括成都市属国有投资平台、成都机场等),已经完成了对奥凯的尽职调查,各自在就具体的股比、投资额、承债额走相关政府的审批程序。

其实最早在关于奥凯转让幸福航空的持有股份时,就有消息称河南方面有接触,不过最终由西安国资委联合体成为其控股股东。

据了解,中原国际的最大股东虽然是民企建业控股,但分别持有30%股份的另外两家股东郑州发展投资集团和河南投资集团,则分属郑州市财政局和河南省发改委,相当于仍是国资控股。

近年来,河南航空经济发展迅速,尤其在2013年郑州航空港经济综合试验区正式获批,成为首个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航空港经济发展先行区后,河南航空经济步入快车道,郑州机场对河南经济发展的重要性也越来越显著。尽管郑州机场发展速度很快,但河南省一直没有自己的本土航空公司。

2017年9月,河南省人民政府印发了《郑州—卢森堡“空中丝绸之路”建设专项规划(2017—2025年)》,提出加快组建本土货运航空公司。”11月23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支持自由贸易试验区深化改革创新若干措施的通知》中指出,支持郑州机场利用第五航权,允许外国航空公司承载经郑州至第三国的客货业务等。河南省要有一家自己的航空公司,成为必然。

而另外的意向主,成都的几家相关企业联合体,相对来说没有河南那么迫切。

今年以来,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以“深耕欧非、加密美澳、覆盖亚洲、突出东盟”为航线网络规划方针,新开重点洲际直飞航线,补缺亚洲境内航线。已新开成都至洛杉矶、亚的斯亚贝巴、奥克兰、纽约、开罗、圣彼得堡、塞舌尔、苏黎世、芝加哥、哥本哈根等地的洲际远程航线,以及成都至兰卡威、伊尔库兹克、万象等地的亚洲短程航线,初步实现了通达性强、辐射面广的航线网络布局。并且,继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广州白云国际机场之后,成都双流国际机场成为我国内地第4个迈上5000万台阶的机场,正式跻身全球“5000万级机场俱乐部”。

很显然,河南更适合、更有利于奥凯航空未来的发展。

民营航空的冷暖

回看2004年到2006年那一轮飞上天空的民营航空公司,除了基地位于上海、已经上市的春秋航空和吉祥航空,东星航空、翡翠航空已经注销,鹰联航空则早已由国资控股,变身成都航空。

今年上半年,民航市场共完成营业收入4135.4亿元,同比增长16.5%,实现利润总额306.1亿元。具体落实到各航企,普遍出现盈利平稳增长,净利润下滑的现象。造成这种“净利润下降,营收上升”趋势的原因是近几年民航市场的人民币汇率下跌和油价上涨。加上高铁、动车迅速发展,民航市场不断受到挤压,多条航线被切断,在这种客观不利的市场环境下,一些民航企业活的不太好。但从2018年第三季度数据看,吉祥航空、春秋航空的盈利都实现了15%~20%的增长。

从吉祥航空的上半年财报中显示,根据吉祥航空的机队和人员规模,制定了以上海为主运营基地、专注以上海为中心辐射全国及周边国家的航空运输市场的经营模式。通过采用主运营基地模式可以集中优势资源提高运营效率,同时减小成本支出、实现效益最大化。此外,将上海这一经济中心和交通枢纽作为最主要的运营基地为公司带来了良好的客户基础和巨大的市场空间。另外,九元航空为除南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以外,唯一一家以广州为主运营基地的航空客运公司,更是广州地区唯一一家主基地低成本航空公司。

春秋航空更看重国际市场,较早开始推行国际化战略,在国际航线布局上遥遥领先。另外,也在积极开拓新基地。从2017上半年已形成的,以上海基地为核心,以沈阳基地、石家庄基地、深圳基地为区域支撑点,以扬州为战略培育基地的基础上,春秋航空又进一步新设了宁波和揭阳潮汕2个基地。二线市场基地及新设基地ASK同比增速分别达到37.7%和98.4%,其ASK占国内比重分别提升至26.7%和12.1%。若进一步排除油价影响,春秋航空则体现出了一贯的成本控制经营理念和优势。

若此次中原国际和奥凯航空达成收购协议,也许对于奥凯航空来说是一件好事。借助河南的地区性发展优势以及投资方的背景,能否盘活奥凯航空?我们拭目以待。

Copyright 版权所有 ©某某实业有限公司 power by LTD.com
技术支持 认证官微 举报反馈
官微互链: 金玛建材 | 星云票务 | 金玛建材 | 古欣交通设施 | 春苗工贸 | 快洁清洁服务 | 松奇照明 | 力华泵业 | 天达苗圃 | 耀泰金属材料行 | 华望达玻璃钢制品 | 芬源环保 | 马斯户外用品商城 | 华昌金属材料 | 昆山海润物资回收管理 | 杰雄塑胶原料 | 晨禹建筑防水工程 | 意兴达自动门 | 矿用设备制造厂